当前位置:主页>长篇故事>对不起,你只是妓女~~
对不起,你只是妓女~~
来源:作者:

就往商场的洗手间走去。
“需要纸巾吗?”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我猛地回头,就看见了夏鸥那平静的眼睛。没等我反应要说什么,她就快速用手上的纸来擦拭我脸上的血,
然后再递了一包心相印。就走掉了。
我觉得那时幻觉。但是她留下的香气是那么熟悉,而我手上也的确多了包纸巾。
半小时后接到小满电话问我在哪里,我说在商场楼上等她。她又如跳蚤般蹦过来,一看我留在脸上的血印,一个劲的自责。
“回家吧。”说完这句就用尽了我全部力气了。
“哦好吧。唉,叫你去看你还不去呢。你不知道哇,那个男人好惨哇~她老婆好可怜哇!”小满边走嘴就没停过。我紧皱着眉忍住没痛斥她。
那个男人惨得过我?
那天是星期一。星期三的中午接到了夏鸥的电话,她丝毫没多余的话开场就问我:
“何念斌你会带我走吗?”
我没听错的话好象还带着些压抑不住的兴奋。
“你说什么?你在哪里?”
“你别问那么多。”她又是那句我最怕也最不爱听的你别问那么多。我立刻极度的不爽。“你带我走好吗?我们结婚!”
我真的生气了,我想你大小姐一个不开心就搞那么多男人出来,叫你从良你不肯,现在想通了要我娶你我就娶?我还有没我自己的生活,
而且我要拿什么去相信她?
“那男人不要你了吗?”我冷冷的问。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分钟,听见她小声地说:“你会娶我吗?”我可以想象到她此刻咬着唇的样子,她一定又把下嘴唇咬到发白。
“夏鸥,你也不是小孩子了,怎么做事那么任性而不考虑后果呢?当初也是你要离开我的。”我缓了口气,沉重的说。
而且我也认为这样的话题,在一年的一次邂逅之后,竟通过电话就可以解决清楚的。
“我只问,你会娶我吗?会带我离开这里吗?”她说得有些焦急了。
“你总要给我个理由吧?你如何说服我呢?”
“你还忘不掉我的,是吗?”
我突然认为夏鸥太任性太不负责了。我像一条被她招之则来挥之则去的狗,公狗。
但是我那如此不争气的心就是要这样任凭她摆布。是的,我一直活在两年前有她的世界里。我不得不承认。
我就要心软了,我就要问她在哪里了,我想见到她,有和她在一起的机会我就不想放弃。
突然我看见我办公桌上的饭盒,里面是我和我那可爱的小女朋友一起的饭,我想起昨晚烧菜时她的手被油溅到,她装可怜的让去我心疼,
撒娇让我去哄,淘气的让我亲她。那时有个女朋友在身边真是很幸福的,而且小满从没做过一件对不起我的事。
小满和我一起时,是个处女。
“我……我已经有自己的生活了。”十分艰难,但我还是说了。
“那么,如果我有四万八千五百块钱呢?你还会不会娶我?”
我想夏鸥根本就没搞清楚事情的性质。
“不会。你给我100万都不会。”
“哦……”她被伤害了,可是我又何尝不是呢?“能……能告诉我,你不爱我了吗?”
“抱歉你只是个妓女。”
“对不起。”
两秒钟后,电话挂断了。
我知道我和她再也不可能了。把饭盒里抄胡的菜全倒进马桶里,然后反锁了厕所,蹲在厕所里痛哭了一场。
晚上疲惫地回到家,我的跳蚤女朋友立即粘上来楼住我的脖子说,
“斌斌!我们结婚吧!”

十三、
我一听头都大了,怎么在有天之内有两个女人对我说同一句话呢?
我用疲惫不堪的声音说:“为什么想到要结婚?”
因为她以前一直从没提过要结婚,她说她还小还没玩够,婚姻会灭杀她。但是为什么她转变那么快?难道她……见过夏鸥?
想到这个可能性我背上就一阵寒。
“呵呵,人家刚才看见电视里的新娘穿婚纱好漂漂哦!我也要嘛~!”
“哎呀 ,今天我累极了,你别闹了好不好。”无奈地推开她,把身子往沙发上摔去,重重地陷在里面,闭上眼睛,尽量不去想这些。
“怎么?你一听和我结婚就很累吗?”她生气了,凑上来扳着我的脸问。
“不是啊,我今天工作累。”
“哦哦,老公我来给你捶捶肩。”然后她的小手就立即忙碌起来。而且不亦乐乎。
我把手覆在她吊沙发边的小腿上,那里柔软而弹性。
“给老公捶捶肩啊,老公老公辛苦了,老婆唱首赞美歌。老公你是天,老公你最大,我是老公的,老公最最好!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20 21 22 2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