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长篇故事>独眼新娘(鬼故事)
独眼新娘(鬼故事)
来源:作者:

在城市待久了一下来到空气清新、地广人稀的农村是件很令人开心的事。朋友暂时充当了导游。他们的村子三面环山,正好有一个出口,据说村子里各家各户房子的布局都是很早以前的一个高人设计的,在环绕村子的山后面是一条河流,河的出口也正是村子的出口,所以这里人习惯用水路与外面的世界联系。

  由于被山环绕,这里的气候一直保持湿润,连年的丰收让这里的人过得很幸福和丰裕。

  我们两个来到村口,看见一块高达四米的石碑,碑的年代应该很久了,而且残缺得厉害,朋友说,这个石碑在建立村子的时候就有了。

  “是你啊,小四。”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看见我和纪颜,兴奋地迎了过来。

  他和纪颜长的有几分相像,宽额高鼻,嘴唇很薄,不过他的脸要稍长一点。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短袖衬衣,下身黑色西裤,站在面前。

  “二叔!”原来是他叔叔。

  “小四啊,要不是你奶奶叫你回来相亲看来你都不记得二叔了。啊,这位是?”这位二叔终于看见我了。

  “他是我朋友,也想来这里看看,城市待久了想呼吸点新鲜空气。”他热情地向二叔介绍我。

  “嗯,我叫纪学,既然是小四的朋友,也是我们家的客人。先随我进村吧。”说着他在前面带路,我们跟在后面。我一边走一边看,发现这里的路弯弯绕绕甚是难走。

  “这里的路外人进来是很容易走丢的,所有的建筑都保持着几百年前的布局,没有村里人带路,一旦走进拓碑就算指南针也会失灵。”虽然我只能看到这位二叔的背影,但他的话让我很诧异,他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

  “但这并不表示村里人把自己完全与外面隔离了,很多年轻人都闯出去了,包括我哥,当然还有小四。”纪学说到朋友的父亲有点慢,可能还是有一丝感触。

  “这个村子以我们纪姓人居多,但并不叫纪家村,一辈一辈的老祖宗们都叫这里是——梵村。”

  “烦村?很烦恼?”我傻傻地问。

  “不是烦躁的烦,是佛教梵语的梵,意思是清净之地。”纪颜赶紧解释。

  后来纪学不说话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我说错话了,总之走了将近一个小时我们才来到纪颜的家。

  他的家建在一个高坡上,上去要经过一个十二层的台阶。台阶上去后在正门前面是一个直径三米多的圆形场地。是太极的八卦图案。正门并不宽,高二丈,恰恰能容纳三人进出。所有的东西都是木制的,看得出有些年头了。

  不过奇怪的是,他们家居然有两个门槛,虽然不高,但我没留意差点摔跤。

  进去后是个非常大的长方形客厅,就像普通的电视剧里一样,正前方是茶几,两边各有张太师椅,茶几上方挂着一张画,似乎是观音送子图,大概是为了保佑家族人丁兴旺。

  两边则各有四张椅子。所有家具都是墨绿色的,光滑如瓷。地面是石块铺成的,每个石块都是大概20厘米长的正方形,很干净,一点灰也看不到。

  “坐吧,我去叫妈出来,她听说你今天会来,早早就起来了,现在正在里屋念佛经呢。”纪学招呼我们坐下,并叫人递了茶,就走进里面了。我坐在椅子上品着茶,感觉时空仿佛倒回去了几十年一样。

  没过多久,一位老人在纪学的搀扶下脚步蹒跚地走了出来。老人穿着丝制的红色外套,上面绣了很多寿字。左手拿着一串佛珠,右手着根龙头拐杖。虽说年纪很大,但脸庞清秀,五官分明,并没有一般老人的臃肿颓废之感,相反却显得十分健康。

  “小四啊。”老人一来就看着纪颜,一步一步走过去,朋友慌忙站起来,上去迎着她。

  祖孙二人见面自然有很多话要谈,我是外人,不便在场。刚起身,纪学马上走了过来:“我带你出去转转吧。”

  “好。”果然是聪明人。

  这次出去我没再被绊倒了。

从纪家老宅出去,我跟着纪学走了很多地方,包括村后大量的农田,说实话亲眼见的确很漂亮,现在正是夏忙,大家都很卖力地工作。在村里还看见了其他年代悠久的东西,像古庙啊,古墓之类的,村里人都自觉地爱护,而且他们很友好。不过我发现所有的房子中,唯有纪家的房子是坐落在高处,果然十分醒目显眼。

  村里也有电器,但不多,按照纪学的说法是大家不喜欢被这些东西约束过多,我感叹道,在现在这样的社会有这样一块类似桃源的福地真好。
上一页12 3 4 5 6 下一页

上一篇:让我终身难忘的初夜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