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纪实故事_澳门电子游戏炫酷财神>“东北鸭王”命丧散打四段刀下
“东北鸭王”命丧散打四段刀下
来源:作者:本站
“东北鸭王”史维岩(右二)的最后一张全家福。
  “鸭王”断臂掉指惨死家旁
  7月24日20时30分,人们刚从炎热的氛围里解脱出来,天色也慢慢暗了下来,街上已不再有喧哗。  
  留学归乡探亲的史国军与表哥坐在家里的炕上悠闲地打着唠,全然不知这一天将成为全家人永生不能忘却的黑色记忆。  
  还不到21时,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史国军抓起手机接听,简直被里面的声音吓坏了。电话里,鸭厂电工李立生大声喊叫:“史厂长被人砍了,你赶紧过来!”史国军急得鞋也顾不得穿,光着脚与表哥跳下炕就往外跑。在离家不到100米远的清水镇路上,他们惊呆了,只见史国军的父亲史维岩的黑色奥迪轿车前门大开,车灯雪亮,史维岩的两只胳臂已被砍断,手指掉了三根,头和身体血流如注,白色的衬衫已经染红,血迹证明他已向家的方向爬了100多米远,站起来跌倒的血迹有6处之多。史国军抱起父亲就往车里放,情急之中,他与表哥擅抖地从车上取下毛巾,将父亲的两臂进行了紧扎止血,史国军开着奥迪车风驰电掣般地向大洼县医院驶去。  
  原来,李立生在路上看见史维岩仰面倒地。当他上前仔细观察时,他看到史维岩的头部、胳膊、肚子和腿上都已受伤,史维岩对李立生说:“我被人砍了,快告诉我家人。”  
  当史国军急速地开车狂奔前往县医院的时候,史维岩对儿子说:“我头疼得厉害,我冷。”史国军对父亲说:“爸,你一定要坚持住啊!”汽车一停在大洼县医院的门口,就见史维岩的女儿史国璞及女婿已经焦急地等在门口,各科急救医生已经到齐,作为医生的女婿看着毫无血色的岳父,急忙用手探了一下鼻息,他心里一沉,知道岳父已经不行了。但亲人们还是怀着一线希望,努力配合医生抢救着。  
  当宋翠琴与亲友赶到医院时,她万万没有想到丈夫会是如此情景。她一下子就没了心跳,医生说,宋翠琴心脏病发作了,赶快抢救。史维岩28岁的女儿史国璞与19岁的儿子史国军努力抑制自己的情绪。一直是光着脚的史国军毫无知觉奔跑在医院的走廊里。任凭医生们紧张地输血、打针、缝合抢救,史维岩却再也没有醒来,他瞪着一双怒眼,离开了他所留恋的世界,撇下了他的亲人,带着无限眷恋走完了53年的人生之路。  
  史家人怎么也想不出,身为县人大代表、县养鸭协会副会长的史维岩,平时与人为善,待人和气,生意讲究正直,言行讲究诚信,虽然他工作起来脾气有时急燥,但在行业中,却没有得罪过谁。究竟是谁下的毒手?
  凶案目击者竟为主谋之妻
  7月24日21时30分,在史维岩遇害的当晚,盘锦市大洼县公安局指挥中心接到报案后,民警立即赶到现场调查取证。经法医检验,史维岩身中近20刀,颜面、躯干及四肢均有深达肌层及骨质的锐器砍切创口,大量流血造成系失血性休克死亡。  
上一页1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