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纪实故事_澳门电子游戏炫酷财神>“我有一个富爸爸”:一个中学教师的弥天大谎与大罪
“我有一个富爸爸”:一个中学教师的弥天大谎与大罪
来源:作者:本站

在苏州做生意的亲生父母给我15万元购房!”为了使妻子打消离婚的念头,一位中学教师随口编出这样一个弥天大谎。不料妻子信以为真,多次向他讨要这笔“巨款”。万般无奈之下,他竟然铤而走险,绑架一名女学生勒索钱财,后又将这名女学生残忍杀害。6月3日上午,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遵照省高级法院下达的执行死刑命令,将故意杀人犯张成阵验明正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
  税务干部千金遇害
  2004年8月4日12时,在江苏省睢宁县税务部门任职的林斌刚下班,手机上就接到一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有个男子称林斌的女儿林思思在其手上,让林斌准备2万元钱赎人。林斌急忙赶回家中,见放暑假以来一直在家的女儿林思思果然不见踪影。林思思刚12岁,小学毕业后已被县城新世纪中学录取。林斌急忙打电话给还没到家的妻子,询问女儿的去向。妻子称女儿离家前曾打电话给她,说要去参加新世纪中学举办的“招生宣传”。林斌再打电话到学校询问,却得知根本就没有这回事。当满腹狐疑的林斌再拨通这一手机号码时,神秘男子却慌张地将电话挂机。林斌当即拨打“110”电话报警。  
  徐州市公安局、睢宁县公安局接到报警电话后成立了“8·4”专案侦查组,全力开展侦破工作。当日17时30分,有群众在睢宁县古邳镇境内已塌方的火神庙遗址附近发现一具被焚烧的尸体。经辨认,正是林思思。消息传开后,县城里顿时炸开了锅。一时间传言纷纷。  
  经缜密侦查,专案组发现睢宁县某中学生物老师张成阵有重大作案嫌疑。张成阵,28岁,8月5日神秘失踪。经技术侦查,专案组掌握了张成阵的行踪。8月6日23时许,专案组在浙江嘉兴市警方的大力配合下,将潜逃至嘉兴市的犯罪嫌疑人张成阵抓获。  
  一位为人师表的教师,怎么会沦为杀人凶犯了呢?
  房子是他的一个梦想
  张成阵家住睢宁县偏远农村,兄弟姐妹共四人。年迈的父母务农为生,日子过得紧巴巴的。1997年,张成阵考上了某师范大学生物系就读。因来自农村、家境贫寒,张成阵每月除了基本生活费外,根本就没有像其他同学那样“潇洒”,甚至没有谈过女朋友,因此形成了孤僻内向的性格。  
  2001年8月,大学毕业的张成阵被分配到县城某中学担任高中生物教师。经历了几次失败的相亲之后,2004年元月,时年27岁的张成阵经人介绍认识了在县供电公司做临时工的汪丽。他见女方没有什么意见,相处仅短短的一个月时间,便闪电般地举行了结婚仪式。  
  由于双方缺乏了解,加之两人工资加在一起才刚过千元,婚后的生活并不如他想像的那样美满。据张成阵说,婚后他发现妻子不是“处女”之身,他还怀疑妻子与他人有染。而自小娇生惯养的汪丽则常向张成阵大发“小姐脾气”,甚至骂他一些不堪入耳的脏话。张成阵眼看着其他同学、同事在县城里置房安家,心里更焦急万分。但是他明白,凭着自己微薄的工资,买房是件想也不敢想的事,婚后他们只得在临时租来的两间民房安下了“爱巢”。这对小夫妻常为生活琐事互相抱怨,有时候甚至大打出手。  
  2004年7月31日中午,张成阵回家后拨通妻子的手机,要她回家吃午饭。妻子却说她此时正在距县城10多公里外的一个镇里“抄电表”。张成阵十分生气,以为妻子在欺骗自己。两人话不投机,便在电话里对骂起来。盛怒之下,张成阵骑上自行车去找汪丽,在半路上正遇到汪丽骑着电动自行车往回赶。两人一同回到住处,再次发生激烈的争吵。汪丽一气之下收拾东西准备离家,并扬言要与张成阵离婚。
  “我有一个富爸爸”
  看到妻子这次似乎要动真格的了,张成阵有些害怕和后悔。对于他来说,娶上个老婆实在是太不容易了。张成阵灵机一动拦下妻子,说要将自己的“身世”说给汪丽听,至于汪丽听后是去是留,他绝不会再阻拦。看到丈夫神秘兮兮的样子,汪丽便坐下身来,没好气地催促张成阵快些说个清楚。  为了打消妻子离婚的念头,张成阵略加思索后,便对妻子编出一个弥天大谎来。“我手上有15万元现金,是我的亲生父母给我的!”张成阵此言一出,汪丽不由得又惊又喜。“我自幼是被抱养的。我的亲生父亲在苏州市内开了一家皇冠大酒店,拥有财产千万。在读大学期间,生父要我毕业后到南方发展,可是为了报答睢宁养父的养育之恩,我没答应。生父因对我心怀愧疚,就同意我毕业后回到睢宁来。不过,他给我的卡上打了15万元,留给我日后买套房子用。”  
  也许是汪丽并不想真的离婚,张成阵这套破绽百出的谎言居然使得她深信不疑。再说汪丽听说丈夫手上还有这么一笔巨款,便迫不及待地追问钱的下落。对此,张成阵显然是早有准备,他跟妻子说这笔钱借给高中时的同学林远用了。说着,他从身上摸出一张银行的信用卡,说现金就是从这张信用卡上取出的。张成阵又带着汪丽来到银行,在自动取款机前给她“示范”了一遍取款经过。眼见拮据的日子马上要峰回路转,汪丽自然是激动不已。她一个劲地要丈夫尽早把15万元讨回,“先买套房子,余钱还可以开个小吃铺”。张成阵自然是连连答应。
  铤而走险绑架索财
  两天过去了,面对汪丽不停的催促,进退两难的张成阵只能以“林远已答应近期就还钱”来搪塞妻子。其实,在这两天里,张成阵先找到几位同学,试图借2万元钱,先把妻子应付过去再说。不料却连一分钱也没借到。此时,万般无奈的他想到了要好的同学林远。他知道林远大学毕业后已分配到徐州某单位工作,可一时不知怎么才能联系上。走投无路的他只好敲开了位于睢宁县城的林远家门,正巧只有林远的妹妹林思思在家。  
  听了张成阵简单的自我介绍,林思思对哥哥的同学自然热情有加。她将哥哥的手机号码告诉了张成阵。张成阵还了解到,小学刚毕业的林思思自幼能歌善舞,一直是学校里文艺骨干。  张成阵随后拨通了林远的手机。简单的寒暄后,张成阵听林远说“最近花了20多万元在徐州买了套新房”,就再也没好意思开口提借钱的事,只得悻悻撂下电话。过了一会儿,林远又打张成阵的手机,久未谋面的两位同学又聊了一会儿。当天晚上张成阵给妻子看了自己手机的通话记录,说林远打电话来,已同意先还一部分借款。第二天,汪丽起床后便要和张成阵一起去徐州当面向林远要钱,并换上外出的衣服,执意前往。张成阵好言相劝,才使得她勉强放弃了去徐州“讨债”的打算。  
  如果自己编造的弥天大谎被戳穿,妻子肯定会离开自己。想到这里张成阵不由惊出了一身的冷汗。他沉默了许久,决定铤而走险,绑架勒索钱财。他选定的目标就是林远的妹妹林思思。据他所知,林思思的家庭条件很好,父母工资都很高,“肯定有钱”,且林思思放暑假后常常一个人在家,容易下手……  
  8月4日上午,张成阵用新购的手机卡打通了林思思家里的电话。张成阵称自己正是林思思即将入读的新世纪中学的老师,今天学校组织部分学生下乡“搞招生宣传”,能歌善舞的林思思被选上了。张成阵要林思思跟他一起现在就到离县城30公里的古邳镇去。林思思听后十分高兴,又怕父母不答应,便让张成阵打电话给自己的父母说一下。做贼心虚的张成阵自然不敢打电话给林思思的父母。他想了想,又打电话给林思思,说演出活动时间不长,学校还会给荣誉奖励,要林思思最好能参加。林思思听到这里,就答应了。临行前,懂事的她又打电话把参加“下乡演出”的事跟母亲说了。张成阵打了一辆出租车来到林思思家附近,林思思上车后,见到这位老师正是哥哥的同学,心里更是高兴。张成阵对她说:“其他同学都已经先走了,你跟我坐车走就行了。”  
  张成阵和林思思来到古邳镇,刚下车正遇一场暴雨。张成阵告诉林思思说,同学们都到附近的山上避雨了。雨停后,张成阵便带着林思思朝一座小山走去。
  他最对不起谁?
  张成阵在上初中时来过这座小山,十分偏僻,人迹罕至,所以他才决定把林思思诱骗到这里。一路上张成阵一直在考虑着向林家勒索多少钱才合适,他最后决定,只向林思思家人要2万元钱,这样林家肯定不会声张,会“痛快”地答应的。他怕要得太多,林思思家人会报警。他甚至还想到,如果这次2万元得手,以后还可以重复作案。此时已是中午了,张成阵估计林思思的父亲该下班了,就让林思思在前边走,自己悄悄打通了林父的电话。林父在电话里让张成阵保证孩子的安全,并说什么事情都好商量。张成阵心里不由得一阵狂喜。过了一会儿,张成阵接到了林父的电话,万分紧张的他只说了两句话竟在无意之中将电话挂断了。正在他懊恼之际,手机突然又响了。“我是派出所的,你认识林远吗?”张成阵听后脑袋一下蒙了,下意识地赶紧挂断了电话。他万万没有想到,林家这么快就报了警。他知道林思思认识自己,看来无论如何也是脱不了干系了。怎么办?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张成阵杀机顿起。但此时山上行人不断,张成阵一时没有动手的机会,就告诉林思思说:“找不到其他同学了,我们回去吧!”说着带着林思思下山。  
  14时许,张成阵把林思思带到了位于古邳镇正北方面的火神庙遗址附近。因为刚下过雨,地上有些泥泞,张成阵让林思思到路边的水沟里洗洗脚上的泥。看到天真无邪的林思思,张成阵犹豫再三,最终还是乘其不备,伸出罪恶的双手将其扼死。张成阵将尸体转移到隐蔽处,又回到街上购买汽油,浇在林思思的身上,点火后逃离现场……  
  张成阵在长达13页的悔过书中说:他对不起林思思,更无颜面对同学林远及其家人,是自己给一个无辜的家庭制造了不幸,如有来生,他愿意补偿;他对不起自己年迈的父母,是他们养育了自己,到头来不但不能尽孝,反倒让他们背负耻辱;他对不起妻子,平时不能和睦相处,以致酿成祸端,徒留怀孕的妻子孑然一身;他对不起老师这个神圣的职业,给圣洁的殿堂抹了黑……  
  2004年12月17日,张成阵被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附带赔偿受害者家人各项损失18.6万元。张成阵不服判决,向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05年5月,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了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  (作者:王威 来源:辽宁法制 除张成阵外,其他人物系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