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历史故事_国际赌城下注中心>蚂蚁和象群:英格索尔号的绝死之战
蚂蚁和象群:英格索尔号的绝死之战
来源:作者:

1942年2月28日,太平洋战争爆发后2个月,在浩瀚的大洋上,一艘四烟囱、平甲板的老式驱逐舰孤零零地从圣诞岛飞鱼湾起锚,开往正遭到日军进攻的荷属东印度。这艘式样有些过时,却依然整肃的老舰,就是美国海军的“英格索尔”号驱逐舰。该舰此行的目的地,是位于爪哇北部的特杰拉特杰普,任务是运送一批飞行员和机械师去增强那里的空军力量。


但不幸的是,这艘驱逐舰从此却如杳然黄鹤。它既没有抵达目的地,也没有回到飞鱼湾。它的下落,一度成为美国海军历史上的一个谜团。


10年以后,美国人才知道“英格索尔”号最后的命运。该舰在3月1日被日本海军机动部队——号称“海之狮”的南云舰队——击沉于爪哇岛以南的印度洋深处,舰上乘员最后无一生还。但是美国历史学家们对“英格索尔”从28日出发,到3月1日沉没之间的这一天半里的详细情况却一无所知。直到38年以后,“英格索尔”号遇难过程才被从日军旧档案中研究出来,从而使它最后一战的真实场面得以大白于天下。


“英格索尔”号驱逐舰是为了纪念美国海军的一位英雄人物——诺曼·英格索尔而命名的。


诺曼·英格索尔海军少尉(NormanEckleyEdsall)1873年出生于堪萨斯州,1898年他加入美国海军,在“费城”号军舰上服役。1899年4月1日,在萨摩亚群岛登陆战中,此人因为营救战友而被打死,尸体被埋葬在当地。说起来萨摩亚群岛登陆也不是什么光荣的战斗,美军的对手其实是一群拿着长矛的土著,而且英格索尔少尉在愚人节被击毙也多少有些窝囊,不过,美国海军部认为他的死是因为营救战友,作为军人来说值得嘉奖,因此,决定用他的名字来命名一条新驱逐舰,以示表彰。


1920年7月29日,“英格索尔”号驱逐舰(DD-219)在费城船坞下水,诺曼·英格索尔少尉的姐姐布蕾西·英格索尔为它在船头打碎了香槟酒瓶,那时,没有人想到它的命运竟和它的教父一样,也要在热带的大洋中找到自己的归宿。


初期服役的“英格索尔”号的白色舰身优美整洁,而4座烟囱又赋予其一种大大超过其吨位应有水准的庄重。作为一艘驱逐舰,它比那些总是跟在航空母舰边上当配角的同伴运气要好得多,经常被派到一些关键而重要的岗位。


“英格索尔”号最早的任务在美国西海岸接收舰员,进行炮术和航海训练。1922年,“英格索尔”号奉命开往欧洲,加入美国的地中海分舰队,开始了为美利坚合众国执行“炮舰政策”的生涯。当时,欧洲正处在后的混乱阶段,土耳其和希腊的争端愈演愈烈。6月28日,“英格索尔”号到达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不久,土耳其军队向希腊占领的伊兹密尔发动进攻。“英格索尔”号作为中立国舰艇又开往伊兹密尔,撤出了607名难民,并成为当地国际救援舰队的旗舰。当然,那时候还没有联合国,更没有联合国维和部队的概念,不过“英格索尔”号的使命和责任和他们是比较相似的。美国在东欧并没有基地,于是,整个东地中海的通讯中心,就设置在“英格索尔”号上。它时而开往克里特,时而开往亚历山大,有的时候开往突尼斯,叙利亚或者,甚至到达苏联和保加利亚访问过,在这个地跨三洲的多事之地履行自己的职责。

随着欧洲局势趋于缓和,美国海军开始腾出手来插手亚洲,1925年1月3日,已经返回波士顿的“英格索尔”号奉命调往远东。它途经关塔那摩、圣地亚哥、珍珠港,绕了半个地球,于当年6月22日到达上海,加入亚洲舰队。此后,它一直在远东服役,继续充当美国“炮舰政策”的代言人,在中国大陆各种硝烟中(如:一·二八淞沪抗战)“显示美国的存在并保护当地的美国利益”。由于“英格索尔”号吃水比较浅,因此可以在长江上航行,最深入的时候曾经到达汉口。它以上海为母港,主要活动的范围是中国南方和泰国、菲律宾各港口,甚至包括大洋洲,所以当时的中国沿海人士对这艘白色的四烟囱美国军舰相当熟悉。


后来的美国海军作家理查德·麦康纳这时就在“英格索尔”号上服役,他把自己在中国服役的经历后来写成一部纪实小说《新目光和旧世界》。幸运的是他后来调往“吕宋”号舰服务,而他留在“英格索尔”号上的战友大多与这艘老舰同命运。值得一提的是“英格索尔”号还是战前很少几艘访问过日本的美国军舰之一。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英格索尔”号几乎周游了全世界,对于一艘驱逐舰来说,这个经历值得炫耀。


1941年12月7日,日本袭击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美丽的太平洋上,战云密布。


“英格索尔”号当时已经奉命离开上海,到达南婆罗洲的巴腊巴板—那时原来在中国地区活动的美军舰艇由于形势紧张大多南调,以避免独自面对优势的日军。“英格索尔”号和其他亚洲舰队的舰艇一样,顿时成了和日军离得最近的盟军战舰。亚洲舰队的驱逐舰兵力编为29、57、58、59四个分队,执行护航和反潜等战斗任务。“英格索尔”号和他的姊妹舰“阿尔登”号,“威珀尔”号隶属于第57驱逐舰分队。和咄咄逼人的日本海军相比,这时的她和其他平甲板四烟囱的老伙伴们都已经变得有些过时。


太平洋战争爆发的时候,指导水面舰艇的理论认为,威力最大的是战列舰,其次是巡洋舰,即使全新的驱逐舰也无法与这些重炮坚甲的大舰抗衡。在大兵压境之下,这艘老式驱逐舰的战斗力几乎对战局产生不了什么影响。然而,一开战“英格索尔”号就“幸运的”接连赶上大阵势。



第一个大阵势就是12月10日,英国海军“威尔士亲王”号战列舰和“反击”号战列巡洋舰被日本轰炸机击沉。这两艘战舰是英国皇家海军在远东的支柱,尤其是“威尔士亲王”号战列舰,属于英王乔治五世级,是大英帝国最新锐的王牌战舰,曾经参加过追歼德国“俾斯麦”号战列舰的战斗,被英国人认为是“不沉的战舰”。结果,太平洋战争爆发刚刚3天,日军的轰炸机就捕捉到了这两艘巨型战舰。两艘3万吨级的战舰在近百架日军轰炸机的攻击下虽然进行了顽强的抵抗,但是很快就被击沉。整个战斗中仅有3架日本飞机被击落。这充分证明在没有空中掩护的情况下,大型战舰在飞机面前是何等脆弱。


这个悲剧让整个远东盟军大吃一惊。那时候“英格索尔”号正和第57驱逐舰队的其他舰只一起全速北上准备反击日军的登陆,接到噩耗,它急速进入新加坡港,搭上1个英国联络官和4个水兵,匆匆赶往马来亚海域,打捞两艘战舰的幸存者,这项任务进行的有点儿马后炮,因为英国人的军舰早已完成了这项工作。等“英格索尔”号赶到,所有的幸存者都已经获救,它所能做的只是凭吊一下海面上“威尔士亲王”号沉没留下的大片油迹罢了。不过,“英格索尔”号也没有白跑,她在路上截住了一条执行侦察任务的日本拖网渔船,把它抓进了新加坡,立了个不大不小的功劳。


上一篇:李白沉香亭咏牡丹
下一篇:没有了